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文化建设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12  


  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的众多节目中,有一个节目获得了世界各地观众的广泛好评。这个节目依靠表演者的身体——大到全身,小到手指关节,辅以简单的道具和镜头视角的不断变化,在短短几分钟内神还原了本届奥运会的50个运动图标。它的灵感来自于日本电视台(NTV)于1979年推出的一档全民创意综艺节目《钦酱的全日本变装大赛》(2002年后改名为《钦酱和香取慎吾的全日本变装大赛》)。当然,国内观众更熟悉的名字是经由台湾民视(FTV)翻译的《超级变变变》。

  《超级变变变》自上世纪90年代引入内地,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小观众追看。在不少80后、90后和00后的童年回忆中,它绝对占有一席之地。这或许也是在国内观众普遍对本届奥运会开幕式开启吐槽模式时,唯独对运动图标这个节目赞赏有加的原因。

  在节目中,戏份最重的是负责模仿图标的两位演员,他们需要在全球观众的注视下,以每5秒钟变换一个运动项目的节奏完成本次表演,模仿到羽毛球这项运动时,这两位来自日本哑剧艺人组合GZBEZ的演员出现了一个小失误,好在补救及时,没有因此影响后面的表演。表演结束几小时候后,GABEZ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很开心。”

  表演者手忙脚乱的状态,舞台上突发的意外状况,和完成表演后的开心……这些也正是人们关于《超级变变变》的初印象。除此,每每回想起这档节目,被频繁提及的还有那些打扮得奇形怪状的评委,舞台右侧40年不变的打分灯柱,和现在已经80岁的主持人阿钦。

  《超级变变变》虽然是一档综艺节目,但它有着一个比较宏大的初衷,就是启迪日本民众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在战后的三十年多年中,日本经济虽然得到了巨大的发展,但日本政府意识到本国国民的创造性正在日益匮乏,于是他们鼓励电视台筹办可以让普通民众参与的创意类节目。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超级变变变》诞生了。节目组希望“制作一档谁都想参与,谁都能参与的节目”,因此他们为《超级变变变》制定的规则非常简单,它只要求参赛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在3分钟内利用自己的肢体、服装和辅助道具假扮或模仿某个事物,还原某个真实场景即可。

  自1979年第一期播出以来,《超级变变变》有时每年更新两到三期,有时每年只更新一期,截至目前该节目已经走过了42载,为观众带来了98期精彩节目。最新的一期于今年2月份播出,因为疫情的原因,往常座无虚席的观众区全都空着,台下的评委们也相互保持着安全距离。原本节目并不限制参赛人数,但本期调整为只限单人或家庭成员参赛。要知道,在过去,除了以个人和家庭为单位前来的参赛者,还经常有公司同事一起组队,老师带着几十位同学,甚至是喝酒时结识的陌生人相约前来。

  就在刚要感慨“疫情改变了一切”的时候,镜头给到舞台,第一位参赛者三井胜彦出场,熟悉的感觉瞬间又回来了。还是那个万年不变的亮灯打分方式,还是那个并不高额的100万日元奖金,就连眼前这位紧张到手抖的参赛者也是《超级变变变》的老熟人,第52次前来参赛的三井胜彦。

  33年前,16岁的三井胜彦第一次来到《超级变变变》的舞台。原本内向的他,因为自己的表演受到了肯定,开始有了和外界接触的勇气,随后他不仅多次前来参赛,还在节目上结识了自己现在的妻子。他任职的公司也因为看了节目,注意到他的才能,对他进行了提拔。可以说,三井胜彦的人生因这档节目而发生了真实的“超级变变变”。

  类似奇妙的变化还出现在一个叫做上杉裕世的人身上。1987年,第21期《超级变变变》的冠军作品是他的《独角仙大战楸形虫》。虽然年代久远,但透过渣像素的节目视频,还是能立刻看出上杉裕世制作的道具逼真程度远超其他选手。

  在媒体对主持人萩本钦一的采访中,阿钦提到了这位当年只有22岁的年轻人,“获奖的孩子在采访的时候说想在斯皮尔伯格导演手下工作,但因为没钱,去不了美国,所以来参加节目。我本来以为这只是小孩子天真随口说的一句话,没想到后来他线万奖金买了机票去了美国,听说他每天都去拜托斯皮尔伯格让他在那里工作。当然,最后他的梦想开花结果了,现在你能看到的很多斯皮尔伯格电影中的道具和背景就是他做的。”

  在网上搜“上杉裕世”可以看到,1989年的《夺宝奇兵3》就有他的参与。阿钦说,“一想到他在斯皮尔伯格的巨作中做的东西其实是从《超级变变变》中诞生出来的,我就为他感到骄傲。”阿钦为别人骄傲的同时,他也完全有理由为自己的这档节目感到骄傲。

  因为一档节目而改变人生终究是少数,更多人参加这档节目仅仅是为了圆一个和家人、朋友一起上电视的梦。而正是普通人对于生活绵延不息的热情铸就了这档节目的长寿。阿钦会在参赛者表演结束后和他们闲聊两句,他总是爱对参赛者说感谢,起初以为这是日本人的客套,后来发现,他是真心感谢这些认真准备节目,然后在舞台上全力以赴的选手们。他自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要说这个节目最大的意义,就是让大家知道了普通人并不普通,就是普通人身上闪闪发光的智慧才改变了电视节目,不是吗?”

  《超级变变变》有几个比较出圈的作品,一个是1997年第52期的冠军作品《鞍马》。在《超级变变变》的舞台上,大家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事,就是假装那些身穿和背景幕布颜色一致衣服的人并不存在。但同样是人肉背景板,呈现出的效果也有高下之分,《鞍马》就属于把人肉背景板的视觉效果呈现得比较好的。还有一个是2003年第69期的冠军《乒乓球》,这个作品在熟练运用人肉背景板的同时还加入了视角的变化。这两个作品的出圈程度已经到了会被国内综艺“借鉴”的程度。

  而在《乒乓球》之后,对镜头的运用又有所精进的是2019年第96期中的《间谍大作战》,这个作品特别强调对分镜头的运用,更厉害的是,它是在舞台上一次性、不NG实现的。创意、完成度和选手间的默契让节目组的导演都感叹“可恶!这是要超过我啊!”,但这个节目最后却并没有拿到冠军,不过输赢和奖金或许也并不是一批又一批前来参赛的选手们最在意的。

  能够在友善的氛围下展示自己对生活的观察,能够靠自己的想法引起别人的共鸣或逗笑别人,能够和家人、朋友共同努力去完成一件事情,这些才是人们一直渴望参加《超级变变变》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