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企业新闻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23  


  印度东部、靠近孟加拉边界的低洼地区,正遭逢20年来最强气旋——安芬(Amphan)——的袭击。图为孟加拉的民众撤退避难。 图/美联社

  “疫情没完,又来台风!”印度东部、靠近孟加拉边界的低洼地区,正遭逢20年来最强气旋——安芬(Amphan)——的袭击。生成於孟加拉湾的安芬,其强度一度封顶至最高级别的“超级气旋”(Super Cyclone),登陆後虽然减弱为“特强气旋”(Very Severe Cyclonic Storm,相当于强台等级),但目前仍以最高风速185km/h、挟暴雨狂风肆虐印度语孟加拉边境。截至21日中午,安芬已经至少造成15死。全面戒备的印、孟两国紧急撤离沿岸边界300万人,但肺炎疫情的当口,要如何在空间有限、人潮拥挤的避难场所,维持防疫安全距离?救灾救病的资源分配两难,也正让当局极度焦虑。

  16日生成於印度洋东北部孟加拉湾的气旋安芬,其强度在周一时达到巅峰,增强为最高等级的“超级气旋”(相当于超级台风),最高风速达230 km/h,是印度有史以来第二个超级气旋。

  1999年,同样登陆印度东部的“超级气旋风暴05B”,其最高风速达260 km/h,当时造成1万人丧命,是印度史上最惨烈的气旋灾难之一。也因此,孟加拉湾史上第二个超级气旋的来势汹汹,也让印度与孟加拉两国政府高度戒备。

  图为17日,NASA释出的卫星云图。安芬强度在周一时达到巅峰,增强为最高等级的“超级气旋”(相当於超级台风),最高风速达230 km/h,是印度有史以来第二个超级气旋。 图/美联社

  根据印度气象局(IMD),安芬已于当地时间20日下午5点,登陆印度东北部的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登陆前夕,安芬的强度渐次减弱,登陆後已转为特强气旋,但仍以以最高风速185km/h的破坏强度,持续朝北北东方向前进。

  挟侵袭的安芬,截至21日中午已至少夺走印、孟两国15条人命。其中包含首例死亡的一名孟加拉红十字会志工,在协助地方村民疏散时,船只不幸翻覆、被卷去。已知罹难者,还有印度奥里萨邦(Odisha)一名孩童,被自家倾倒的泥墙给压死。

  根据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OCHA)的估计,印、孟边界至少有近800万人口,直接面临安芬的冲击威胁。唯恐沿岸暴潮引发的洪水泛滥、暴雨与土石流等灾难的两国政府,已紧急疏散300万人。包含加尔格达等受灾城市,在安芬登陆的24小时内,也陆续传出断电断讯消息,灾难正持续扩大中。

  截至21日中午已至少夺走印、孟两国15条人命。图为印度东北部灾区。 图/路透社

  安芬已在21日中午,跨越两国边界、进入孟加拉。图为孟加拉,一名受灾者目睹自己的家被摧毁。 图/法新社

  但在救灾行动展开的同时,让当地政府极为头痛焦虑的是,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新冠肺炎)的肆虐之下,要如何安全地疏散并安置百万人口?救灾人力的资源配置如何妥善安排?紧急避难所的防疫措施是否完善?各种逃难的人口流动与密集接触,也让救灾行动的高度风险雪上加霜。

  “保持社交距离绝对是个非常好的观念,但在灾难状态下要严格执行,却不太可能。”奥里萨邦的一名救灾指挥人员坦言。

  目前,印度语孟加拉以学校等建物为主要的临时避难所,但除了必须遵守社交距离的防疫指示,导致收容空间不足之外,在印度奥里萨邦也传出有民众因为“担心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拒绝撤离逃难,坚持守在自己家里。

  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新冠肺炎)的肆虐之下,各种逃难的人口流动与密集接触,也让救灾行动的高度风险雪上加霜。图为孟加拉的民众疏散行动。 图/法新社

  “保持社交距离绝对是个非常好的观念,但在灾难状态下要严格执行,却不太可能。”图为印度避难所内,塞满了逃难民众。 图/路透社

  除了受灾者,救难者其实也焦虑着染疫风险。负责救灾行动的印度国家灾害应变部队(NDRF),其总指挥普拉丹(Satya Narayan Pradhan)就表示:“每个人都必须戴上口罩、面罩、手套...等防护装备。几乎可以确定救灾范围也包含那些重度感染的红色警戒疫区,等待救援的民众甚至可能是已经感染病毒的确诊患者,这是一项两难的双重挑战。”

  截至21日,印度累计确诊超过11万人,3,400多人染疫死亡;孟加拉超过2万6,000确诊,近400人死亡。

  分秒必争的救灾行动中,安芬已在21日中午,跨越两国边界、进入孟加拉。尽管预计22日气旋强度就将减弱至热带低压,但伴随而来的极强降雨、洪水等各种灾难,仍让国际高度关切中。

  比如:位于孟加拉东南部科克斯巴扎尔 (Coxs Bazar)的罗兴亚百万难民营。5月中,该难民营传出首例染疫病例後,截至本周一至少6人确诊。卫生与居住条件本就恶劣的难民营,在安芬气旋连带引发的地区大雨下,恐导致更严重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