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产品介绍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24  


  风轻拂着湄公河,白云掠过天际,但下一秒钟,明媚阳光瞬间被雷雨带来的黑暗吞噬。老挝渔民没把当回事,继续在雨季伊始忙着收获洄游的鱼群。20个传统鱼笼投到激流中,形同半座破损的桥。两天里,成千上万条鲶鱼源源不断地涌进暴雨中的鱼笼。56岁的老挝渔民Ma说,“正常情况下,鱼只在晚上来。我们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鱼!”

  Ma说:“通常,雨季高水位可持续到10月。但过去几年里,水位有些奇怪,鱼类洄游周期也变得不稳定了。”修建大坝和气候变化可能是水位变化的主要原因,几年里,湄公河水位持续高低波动。“现在,我们有时甚至没鱼吃。”

  湄公河是世界上野生鱼类最多的河流之一,每年有260万吨产量,占世界总量16%。全球经济主导下的渔业发展,正导致湄公河鱼类数量锐减,其中包括一些当地鱼种湄公河巨鲶、河豚,都遭受到来自大坝、过度捕捞和非法渔业的威胁。

  几年前,摄影师Suthep Kritsanavarin第一次去Khong瀑布,看一个老挝渔民在这个世界最大的瀑布里捕鱼。在老挝南部,湄公河向两岸延展出14公里河面,并形成若干支流,由此产生无数小岛,游客们称其为“四千美岛”。岛屿间的急流瀑布是当地渔民重要的捕鱼场所他们将渔网投进泡沫四溅的瀑布深处尽管这种方法非常危险,老挝渔民仍在用各种方式驯服自然。

  已有201个鱼种被证实生活在Khong岛附近水域,它们中很多从遥远的洞里萨湖和南中国海沿着湄公河长途迁徙至此。绝大部分湄公河下游的鱼种都必须去上游“四千美岛”水域的急流中产卵。它们逆流而上,跃过珊瑚礁和小岛到达北方。“四千美岛”为鱼类提供了天然屏障以延续它们的生命周期。

  目前,湄公河巨鲶已被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合会列为濒危品种。过去3年的七八月间,老挝渔民捕到过一两条湄公河巨鲶,并在雌鱼体内发现成千上万颗鱼卵。由此可以推断,老挝南部那些支流是濒危鱼类一条非常重要的洄游路径。然而,计划兴建的横跨“四千美岛”的大坝,很可能会切断鱼类去北方产卵的迁徙路径,破坏洄游鱼类的生命周期。大坝建成后,巨鲶将会消失,除非几年后大坝的一个水闸打开。如果Sahong河的大坝建成,将直接破坏湄公河中下游流域鱼类的生命周期。

  这种破坏直接影响到那些捕鱼为生的老挝渔民。过去,村民想吃鱼,只要去河边撒下渔网,今天却完全不同。一个老挝渔民说:“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时,那里一直都有鱼,我们每天都抓得心满意足。战争结束后,各种非法捕鱼肆虐,毒药、炸弹……”

  鱼类数量的锐减已经影响到当地百姓的饮食和出口贸易老挝人80%的蛋白质摄入依靠鱼肉;而鲿科鲶鱼、天竺细丝鲶,都是出口泰国的重要经济鱼类。

  如今,“四千美岛”居民想有更多钱来满足生活所需。摩托车和手机是老挝青年中最风靡的东西。年轻人都跑去泰国谋生对他们这一代来说,捕鱼太艰难了,收入也很微薄。

  来自Don Khon的24岁渔民Sinual Khotburi说,“我去泰国工作过3个月,因为没有工作许可证,我和妻子被关进监狱两周。在监狱里,我们每餐都有足够的食物,热的时候还有电扇。我惟一恨的就是老板骗了我们。”如果还有机会,Sinual Khotburi仍然愿意留在泰国工作。现在,你去“四千美岛”上任何一个村子,都会发现村子里只剩下照顾小孩的老人。

  薄雾笼罩着瀑布,急流的巨大轰响几乎让置身于瀑布的人无法交流它的冲击力是尼亚加拉瀑布的两倍。年轻的老挝渔民Samnieng时常要冒这种极大的危险,只为捕到两三公斤鱼。他跟着父辈的足迹,在瀑布急流中劳作,即使鱼变得越来越少。弟弟Sian因为腿脚不便只能由妻子代他去捕鱼。“第一次走在吊索上,我两腿发软,几乎动弹不得。”Sian说,“如果不捕鱼了,我们也不知道能做什么。”Sian和妻子惟一的愿望就是他们的女儿能去曼谷工作。

  没人知道,这些挣扎在凶猛湄公河中的渔民会有怎样的未来,而湄公河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惟一确定的是,修筑大坝、渔业开采、栖息地破坏,经济发展背后潜藏的是对未来巨大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正一步步逼近老挝、柬埔寨、越南……

  1月,老挝南部湄公河各条支流都迎来了鱼类洄游活动,数量庞大的小鱼群纷纷迁移到湄公河上游。Sohong河上,一个渔民等待大洄游的到来。渔民们将鱼烘干,再把暹罗泥鲤捣成糊状用来制作鱼酪。这是一种用鱼和盐发酵出的褐色面团,是老挝人的日常食物,入口即弥漫着香味。一个男孩在Sahong河的一个浮篮里查看暹罗泥鲤。洄游期,渔民们把鱼养上一周,再以鲜鱼出售,卖个好价钱

  7月洄游期,一个渔民将一条鲶鱼扔进他的鱼笼里。季风来临前,渔民们花去至少两周时间用木材和竹子建造了这种鱼笼。这种鱼笼和其他类似的鱼笼一起被投入河中,左右两侧都压上大石块,防止雨季时被洪流冲垮。竹排用竹子做成,下宽上窄,底部可以沉入水中,前头则可以浮出水面

  老挝渔民Ma打算去洗澡,洗掉粘在脸上的鱼鳞。6月是鱼群洄游期,他在市场上卖干鱼,鱼鳞覆盖着他的脸

  老挝占巴塞Khong区。老挝人说,“四千美岛的人如果想吃鱼,只要生火,往锅里倒水,鱼就会跳进锅里。”湄公河Don Khong支流南部有一段延伸长达14公里的急流,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瀑布、峡谷。这段急流正好位于老挝与柬埔寨的交界处

  渔夫拖出一条巨大的魾鱼,那是一小时前,他从自己设在湄公河急流中的一个传统鱼笼里捕到的

  雨季里,渔民们正清理和修复鱼笼。过去几年间,水位异常波动引发了鱼类的意外迁徙。这张照片拍摄于湄公河洪流冲毁Sahong河上所有鱼笼前。如今,制作鱼笼不再仅限于传统手法,渔民用钉子取代木头,再用水泥固定鱼笼